这次联谊,是圈子里的好友阿图安排的,本来他们夫妇也要参加,不过因为
 
刚好要出差到新加坡,於是作罢。
 
由於我们双方都是透过圈里的好朋友介绍,彼此都没见过面,只知道是从南
 
部来的夫妇,所以约好到时就都戴全罩的面具,一方面增加神秘感,一方面则可
 
以化解初见面时的尴尬,好尽快进入状况。
 
在经过阿图几个朋友的联络後,决定了行程和会面的地点,为了南北距离的
 
公平,我们约在溪头的一家小木屋民宿,又因为时间上的几经更动,比原来约好
 
的时间提前两个星期,於是乎我们几乎没经过联络,就必须驱车赶赴溪头。
 
本来想在入房前再跟对方联系一下,确保见面的细节,可是临时才发现,对
 
方的手机号码没带在身上,一问老婆,更知道阿图给的号码也不对,原来之前老
 
婆就已经试图联络了。就在这样忐忑的情形下,我们抵达了民宿。
 
这里是山上了,傍晚的时刻,整个山区都绿丛泱泱的。远处炊烟袅袅,近处
 
则开始迷雾漫漫,不是很大,不过也带一点沧桑的秋意。
 
我们的房间是一栋独立的二楼两房木屋,有一间客厅和连着的温泉池,也就
 
是说可以在客厅休闲,也可以泡一泡温泉,设备齐全,不过却也不便宜就是了。
 
办入房手续时,我问柜台另一房的客人入住没有,樻台告诉我,他们已经入
 
住,於是我和老婆提起行李,往小木屋前进。我们这处比较偏远一点,是这个民
 
宿的最东边,不过离其它木屋有点距离;从山道走去,两旁的造景和路树都修剪
 
得很整齐,石头造景也分外离俗,一整个感觉都是好极了。
 
到了小木屋,我用卡片打开门(先进的设备),本来想先和对方打个招呼,
 
没想到我们行李还没放下,就看到温泉池旁桌子上有一张纸,是用电脑打字的,
 
大约写着:他们因为舟车劳顿,来到山上已经下午两点多(比我们早到了一个多
 
小时),想要先休息,约好晚上八点钟再进行联谊活动。然後还很贴心的告诉我
 
们,他们有放食物在冰箱,饿的话可以先吃,不用等他们一起吃,总之晚上到时
 
他们会下来。
 
看完後老婆打开冰箱,哇!果然是烤鸡、卤味、水果一并俱全,我和老婆会
 
心一笑,也放下心来--他们是一对优质的联谊对象。
 
其实跑了这一趟山路,我也累了,把准备的食物也放进冰箱。我告诉老婆,
 
他们应该是睡了,不到时间不会下来,我们也睡一下,养精蓄锐好让晚上更有体
 
力进行我们的愉快联谊节目。
 
闹钟响起,我和老婆都醒过来,时间已是晚上七点五十分,这一觉睡得好舒
 
服,山上的空气又好,一个梦也没做。然後见老婆已经在做梳洗了,原来老婆还
 
是有点紧张,所以提早了半个小时多起床,见客的衣服都选好了,要我赶快也梳
 
洗一下,好下楼了。
 
一切准备就绪,我和老婆开门到楼下去也。
 
「嗨!两位好,辛苦罗!」对方的老婆看到我们,笑着打招呼。
 
我和老婆下到楼下客厅,他们两夫妇已经在泡澡了,都穿着泳衣。女的戴着
 
那种眼部很夸张的面具,而且旁边都有绒毛包围,面具几乎可以罩住全脸,跟老
 
婆的比起来,老婆的只有鼻子以上包住,为了一点点神秘感,老婆还画了一个大
 
红唇,很夸张。我希望对方不会软竿,不过老婆说等等要开始的时候,她会把颜
 
色擦拭掉,我没意见。
 
然後我和对方的丈夫都照阿图说的,穿戴了那种种舞会常用的整人面具,我
 
特别挑了不恐怖的,就是不想吓到对方,影响气氛。对方丈夫的面具看起来像猩
 
猩,真好奇他的想法,不过老婆说很特别,我也就不怕气氛被搞坏了。
 
虽然大家都戴着面具,我观察了一下对方的妻子,皮肤很白而且细致,虽然
 
不高(约158),但是比例很好,胸部也满大的,主要是还很坚挺,在比基尼
 
的泳衣上,可以微微看到激凸,那对桃奶有三分一都在外面,我推测约四十岁以
 
下啦!
 
男的就一身黝黑,应该是那种很健康的勇男,肌肉结实,我这上班族是比不
 
上的,不过看头发应该也有四十多了,因为这样我才猜他老婆的年纪是四十的。
 
总之呢,对於对方的身材我和老婆都满意,也都互相会心的一笑。
 
「要先吃东西吗?我都放在桌上了。要吃先吃呀,不要客气唷!」对方的老
 
婆还是很热情地招呼着我们,声音有点盖住的感觉,应该是戴着面具吧!听起来
 
还满熟悉的,有一点怪异的感觉。
 
「啊,谢谢你们,真的好热情啊!嗯,一起吃吗?」老婆也予以回报的说。
 
「不了,你们吃嘛,不要管我们,我们刚刚早就下来吃完东西了。」对方的
 
老婆笑着说。
 
我和老婆看了一下桌上玲琅满目的食物,不过再看看对方已经湿透的美好身
 
材,其实我们的饥饿已经转移到性慾,食慾是一点也没了。於是我们决定趁热进
 
入情况,等酣战完毕要吃再来吃,真是猴急累死都不怕呀!哈哈!
 
我们下到浴池,其实还满大的,就算多三、四个人下来泡也不成问题吧!他
 
们见我们下来,对方的老婆笑着带一点淫荡拉着她老公到旁边,好腾出对面的位
 
子给我们,一方面也让我们习惯这泉池的热度。顿时我们互看着双方打量,静静
 
地欣赏,都没人说一句话。
 
「请问你们常参加这种活动吗?」我问。
 
「也还好,都是一些熟朋友啦!年纪大了,总要寻找一些乐趣,只是想不到
 
你们年轻人也爱这个。」对方的老婆答道。
 
「你们也还年轻啊!而且生活上的乐趣是不分年龄的。」我答。
 
「什麽!我们两个都四十好几了,这样说你们不会嫌弃吧?」对方的老婆提
 
高了声音说。
 
「怎麽会?一点都看不出来耶!而且就算是,那刚好可以交流学习一下呀!
 
两位的经验一定比我们多。」老婆抢答着。
 
「对呀!熟门熟路的,今天我和老婆一定学不少回家啦!」我也说道。
 
大家一起笑着,气氛也缓和不少,我想,应该可以差不多开始进行了吧!
 
於是我开始亲吻老婆,老婆也许是因为温泉池的热度吧,更也许是对方老公
 
的健美身材(老婆爱这一味--生猛海鲜啦),马上报以热烈的回应。我抱着老
 
婆开始向她的耳朵吹气,她也开始轻咬我的耳朵,就在抚摸着老婆时,我用眼睛
 
的余光望向对方的动静。
 
他们也开始亲吻和抚摸起来,对方的老公伸手去摸他老婆的奶,她的老婆更
 
直接伸进她老公的泳裤里,摸她老公的大只老,她老公更是一手拆去他老婆上半
 
截泳衣,另一手则伸进他老婆的泳裤里抠摸。
 
看到这里,我把老婆侧转过来,可以一起欣赏他们的动作,一时之间满室春
 
情荡漾,淫荡到无以伦比。
 
「嗯……嗯……那个先生,过来点好吗?我们靠近一点,比较……比较……
 
喔……弟……啊……老公……先等一下。」对方的老婆还招呼着我们过去点。
 
「好……嗯……嗯……你比你老公年纪大吗?」我老婆一边抱着我移动,一
 
边问。
 
「嗯……嗯……我都叫他……弟……弟。」对方的老婆回应。
 
「喔……好爽……好……爽!」当我们一靠近以後,对方的老婆立即向我摸
 
过来,而且直接伸到我裤子里面抓我的大棒棒,害我叫了起来。她的手好细好温
 
柔,我舒服地大叫。
 
这时对方的老婆,眼睛望向我这里,似乎在等待着我回应,她一手一两手
 
两,不知道满不满足?我是很满足啦!因为我的手早已抠到老婆穴里,湿滑一
 
片,眼看就要泛滥了。我和老婆互看一眼,心思相通,老婆已心不在焉了。
 
我推着老婆过去,会她的生猛海鲜,我则是拉过那似轻熟的淫荡人妻,终偿
 
己愿啊!老婆一过去,果然就迫不及待地伸向对方老公的泳裤,怕是要确认一下
 
货品的品质,看着老婆的淫笑,我知道绝对在标准值以上罗!
 
对方的老公似要吞掉我老婆似的,一下就脱掉老婆的泳衣,技术真的很好。
 
吻了一下,老婆蹲下去,脱掉对方老公的泳裤,吸舔起他的大老二来了。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我知道老婆的工夫的,那一定是爽到登天了,看到
 
对方老公蛐仰的腰身,一切真相大白啦!对方的老婆过来後,随即抱住我,和我
 
吸吮舌头。不错,这是真功夫,比起过去的对手,应该无人能及啦!那真是一整
 
个妙不可言。
 
然後对方老婆瞄到我老婆在吸她老公的大,於是也脱下自己的泳裤,并蹲
 
下去脱我的泳裤。一看到我跳动的大鸡鸡,她看了一下,似乎惊呆了,然後惊呼
 
了一声,又站起来亲我。
 
「你好年轻,好壮喔!」对方的老婆亲了我一下,在我耳边细细轻声的说。
 
「嗯……嗯……你好漂亮。」我吻着她,也在她耳边说话。
 
她蹲下去开始舔弄我的大鸡鸡,不时还会用手轻抓揉着我的蛋蛋,也没忘用
 
手上上下下轻套着棒棒,舌头更是灵活地在我龟头附近转动,不断发出「啐……
 
啐……」的声音。
 
「喔……好爽喔!」我爽到叫出来,尤其是她不断擡头看我,更让我有征服
 
的感觉。
 
也许他发现我快支持不住了,就立刻停手停口,捞着我水波波的老弟,让我
 
暂时冷静一下,然後站起来对我笑了一下,拉着我到一边,她坐下来,张开腿,
 
示意着我去看她的肉缝。
 
哇--没想到还是粉红色耶!老婆的有点黑,周遭也是,这是体质问题,有
 
的人黑色素容易沈淀。她的是粉红色的肉,大阴唇包着小阴唇,看起来粉嫩粉嫩
 
的,真不相信它被频繁使用过。
 
我望向老婆他们两个,没想到她已经被拉到客厅的沙发上干起来了,那个激
 
烈呀,可不输我们每次的联谊,怪了,怎麽今天那麽热烈呀?老婆的春叫声音不
 
大,不过今天却也失神的叫起来,难道真那麽爽?不管了,我要专心品鲍了,尤
 
其是少见的粉嫩鲍。
 
「哇!好嫩呀!好像没用过似的。」我轻轻的说,只有我们俩听得到,一面
 
也开始吸起她的阴蒂,一手也慢慢地抠摸起那道已经潮湿润滑的沟缝。
 
「什麽呀……我都生过两个了。大的是女儿,都二十六了,儿子有二十四,
 
都结婚了。」她说道。
 
「真的?那怎麽……你那麽年轻啊!这……这……身材一点也不像是……」
 
我说,说完还是继续舔她的好鲍。
 
「嗯……嗯……喔……我结婚得早呀……二十岁就生了女儿……现在呀,我
 
其实已经做阿嬷了!我外孙女两岁啦!」她一面享受着我的服务,一面还跟我说
 
着她的情况。
 
「你几岁啦?我看你和你老婆年纪好像都很轻。嗯嗯嗯……那里很好……继
 
续呀……不要停……喔……」她问。
 
「我呀,说出来你不要吓到,我和你儿子一样大,老婆是小我一岁。」
 
我到了一个段落才答,然後凑上前去,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她大叫失声,
 
应该是来了,但是我没放过她,我又用手指插进去她的阴道找寻那女人要命的G
 
点。果然她是敏感的人,几经抠摸,竟然喷出水来,一阵强过一阵……之後我让
 
她喘一下气,便起身扶她到旁边的垫子上,我要长龙直进了。
 
「轻一点,真快被你弄死了,你的情形跟我儿子一样诶!乾脆这次联谊後,
 
我认你当儿子吧!」她说。
 
「好呀……既然有缘,我就认你当乾妈,不过要是和乾哥相遇……」我说。
 
「没关系的,我一家人都开放得很,说不定他们也玩得更疯呀!」她说。
 
「啊……啊……乖儿子……轻一点……轻一点……啊……」我才进去不久,
 
她已经开始淫叫起来,也许是近乎乱伦的那种称呼,又或是大家生活背景竟然也
 
有相似,让我升起一种莫名的快感,格外的劲爆和有力量。
 
「干死你……干死你……亲妈,我要干死你……」我叫着。
 
「嗯嗯……嗯……嗯……儿子……让妈爽一下……喔……好爽……快……用
 
力……」她叫着。
 
经过十多分钟的冲刺,我已经达到顶点了,渐渐感到要射了,「我要射了!
 
我要射了……」我叫着。这时我才想起来,刚刚临时起义太快,我和对方的老公
 
都没戴保险套,糟糕!那老婆……应该没关系吧?有吃避孕药先了。
 
「射吧……射进来没关系……射进来吧!」她娇叱着。我感觉到她的阴道剧
 
烈地收缩,应该是高潮来了,而且她的两脚把我夹得紧紧的。我精门一松,一泄
 
千里……一种脱离世的感觉,我感到从未有的激动。
 
我们休息了一下,正要拉她起来,没想到老婆他们已经过来了。老婆从後面
 
抱住我,亲着我的耳朵,然後又趴在对方老婆的身体上,和她亲吻起来,看来女
 
同志节目要上了。
 
这是老婆的习惯,每一次联谊,在第一轮之後,一定要跟对方的老婆来上一
 
段。我站了起来,示意要对方的老公到旁边,一同欣赏这美丽刺激的桥段。
 
老婆在和对方老婆亲吻时,对方也予以回报,两女舌头交缠在一起,淫迷的
 
气氛又散发开来。
 
没想到对方老婆也爱这一味,两个女人互相抠摸着对方的湿穴,「嗯嗯」的
 
浅叫着,十分动人,引人淫性。然後又是69式,互相舔弄着对方的美鲍,之後
 
老婆转过身来,和对方的老婆交叉着双腿,互相磨起穴来。我跨过对方老婆的头
 
让她帮我吹箫,对方的老公也让我老婆吹起箫来。
 
几经变换姿势,变成我老婆跪着和她老婆接吻,而我们两个老公则把大www.lalulalu.com插
 
入各自老婆的穴里干。然後是两个女人站着,我们从後面干,她们则互相挑弄阴
 
蒂和亲吻。接着是互换伴侣……直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和射精,对方的老公射了
 
三次,一次在我老婆的阴道,我没看到,一次是在老婆的嘴巴里,一次是在他老
 
婆的阴道里。我则是两次射在对方老婆的阴道,一次在我老婆的阴道。
 
激战完毕後,这时因为外面的气温降低,池子里外附近已经灰蒙蒙的起了雾
 
气,我们四个在泉池里休息了一下,我想大家也饿了,於是建议把面具脱下,一
 
起去吃个东西。这样的身体交接,应该是算很熟了啦,该用真面目示人了,坦诚
 
相见嘛!
 
大家齐声说好,不过,因为灰雾蒙蒙,两女又不好意思,所以老婆建议,互
 
相隔开到对面,然後对着对方的另一半打开面具。
 
我们应和着答应,所以老婆过去对方老公那里,对方老婆则是过来我这边,
 
然後又坐下来泡着身体。我悄悄的对对方的老婆说:「我们互相掀好不好?」结
 
果她也答应。
 
我们互相掀开对方面具,「哇!小棋……怎麽是你呀?」对方老婆惊叫道。
 
「妈……妈……我……」我也吓了一大跳,震惊不已。不过以前国中时,常
 
一家人去泡温泉(关子岭、四重溪),所以对於家人裸体相见倒是还可接受,但
 
是做爱就……真的很吓呆一下下。
 
「……刚刚脱你裤子,我就觉得眼熟,问你的事,就觉得怕怕,没想到还真
 
的是你。」妈妈很小声的说。
 
「那……爸爸他……不就……」我有点害怕的问妈。
 
「你看清楚了吗?那不是你爸啦!」妈妈没好气的说。
 
哇勒!啊,不然呢?难道妈妈还讨客兄出来玩呀?「那是……那是谁呀!」
 
我问。
 
「你没看清楚呀?是你小舅啦!你爸有事不能来,你舅妈去香港玩,要你小
 
舅陪我出来散散心啦!」妈说得像平常家事一样。
 
「原来是小舅啊……什麽!爸也知道呀?」我惊叫道。
 
「是啦,是啦!小鬼,你以为只有你会玩喔?我们很早就开始这样联谊了,
 
而且你舅妈还是你小舅在联谊时认识的,你爸呀,不知道多喜欢她啊!」老妈抱
 
怨着。
 
「妈,你不气我喔?我刚刚那麽……那轻浮对你。」我心虚的问妈。
 
「不气不气,气什麽呢?都成年了,自己出来玩自己负责,何况我和你老子
 
也经常这样玩。你以为就我们这样呀?你小舅和小舅妈不也跟我们这样玩。」妈
 
妈说着。
 
原来我妈这麽开明,不过道德上,真的还是不要给人知道比较好吧?
 
「妈,你和阿图他们认识吗?」我疑问。
 
「阿图?哪个阿图?我们是那个狮子会的赵先生介绍的呀!」妈妈妈回答。
 
「喔……那就好……」知道和我朋友没关系以後,放下心来。
 
「诶……弟呀,是小棋他们两公婆啦!联谊联到自己人了。淑丽,你也过来
 
吧!来这边。」妈妈向小舅和我老婆叫着。
 
我老婆很少看到我小舅,应该不认识。就在妈妈叫他们的时候,透过雾气还
 
隐约看到他们摸来摸去……听到妈妈喊,两人怔住惊吓了一会儿。
 
「婆婆……嗯……妈……这是……」老婆几乎跳到我这边,问着老妈。
 
「没关系,没关系的,淑丽我都和你老公--我儿子说清楚啦!要玩就尽情
 
玩吧!」妈妈挥挥手说着。
 
我也跟着拉着老婆解释……老婆听完亲了我一下,就坐到老妈的旁边去。
 
「舅,你好!今天……还可以吧?」我打趣的问着舅舅。
 
「诶……阿棋,你老婆不错唷!下次呀叫你小舅妈来,交谊一下啦!姐……
 
你还好吧?」小舅说。
 
「都说没关系了。儿子我们吃东西吧,淑丽,你去拿碗筷。」妈妈催促着。
 
饭桌上,我们开心的讨论最近的的生活,我已经有两年没回家了,因为派驻
 
到大陆去,老婆也跟着来,所以连过年也没办法回家。妈妈说她很想我们,要我
 
们不要只顾着玩,要像姐姐一样,快生孙子给家里延续後代,还说老爸在念了。
 
我问妈,姐过得好不好,妈说很好,过年他们有回家,一家人又去四重溪泡
 
温泉……我问:「那也联谊呀?」妈妈说等等再告诉我,现在好好吃饭,废话少
 
说啦!我心里纳闷这是怎麽一回事呢?晚上一定要好好问妈妈。
 
正当我想着这些事情,刚刚去上厕所的老婆和小舅一直没回来,我好奇就过
 
去厕所看看,没想到厕所满大的,我没进门就已经听到他们两个的声音。我老婆
 
跪在地上,正帮舅舅口交起来,声音和动作一样淫荡,一点也没像发生什麽天大
 
不伦的关系一样……我正要转身,妈妈已经在我身後抱着我,并且轻轻的咬着我
 
的耳朵,两只手也滑到我的棒棒上。
 
「儿子,我们好好玩吧!你长大罗,妈妈吓一跳的是你也玩这个呀!不过我
 
觉得很幸福,你的功夫也很好喔!虽然不能说为这种事骄傲,但是,妈妈还是很
 
高兴。」妈妈悄悄的在我耳边说。
 
「妈,今天晚上……我陪你睡好不好?我想彻夜和你详谈。」我撒娇的跟妈
 
妈说,一转身,两手已经摸向她的挺奶和淫穴。
 
「嗯嗯嗯……喔……儿子,我们到房间去吧!」妈妈拉着我去到她和小舅的
 
房间。